八方城

  • 音响行业门户
  • 中国影音产业链服务平台
搜索

半年冒出400多台总投资超千万 迷你歌咏亭火爆甬城

发布者: 浅陌初心 | 发布时间: 2020-10-28 02:46| 查看数: 122| 评论数: 0 |

近日,在中国传媒大学读书的小马和小石结伴来到鄞州万达广场的神采飞扬游乐公园,在迷你歌咏亭欢唱了半个小时才满足离去。去年年底以来,伴随着共享经济的热潮,一种外形酷似电话亭的迷你歌咏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这种全新的自助K歌模式受到市民追捧,成为我市文化消费领域的亮丽风景。更因其盈利可期,引来各路资本在我市抢点布局。
2017082837820205.jpg

据了解,迷你歌咏亭已遍布全市的各商圈、影院、大型超市及机场候机厅等人群密集场所,甚至在部分高校附近、餐饮服务区周边及洗浴中心、汗蒸馆等休闲娱乐场所都可以看到。
  据天一广场有关负责人介绍,天一商圈至少有10台迷你歌咏亭,布局在6号门、水晶街、国购商场、汤姆熊欢乐世界等处,有的是商户自主经营,有的是品牌商在此租赁场地。记者在鄞州万达神采飞扬游乐公园采访时看到,在门口左侧,一字排开摆了6台咪哒歌咏亭,每台歌咏亭占地面积大约两平方米,高约两米,里面有一台触摸式点歌机,两张高脚凳,话筒、耳麦一应俱全。记者看到,不时有人进去欢唱,或一对情侣,或两个伙伴,也有不少人独自前来,在里面引吭高歌,自得其乐。记者也进去体验了一番,里面装修雅致、舒适,设备与量贩式KTV差不多,只是点歌时间有限制,必须在一分钟内把歌曲点好。点歌完毕,戴上耳麦就可以尽情歌唱。歌咏亭有自动录音设备,加入歌咏亭官方微信,就可以用手机欣赏自己的歌声,同时可以上传朋友圈与他人共享。
  “歌咏亭三年前就在宁波出现了,很长时间不温不火,去年下半年生意开始好起来。”神采飞扬宁波地区总经理周忠明深耕游艺娱乐市场多年,有着敏锐的职业嗅觉。3年前,他发现市场上出现了歌咏亭,就买了两台,但那时的歌咏亭技术不够先进,也没有与网络互连,所以体验效果不如量贩式KTV。去年下半年,他发现进入歌咏亭唱歌的人越来越多了,便果断买进四台新型设备。从运营近一年的经济效益来看,他对自己的决策感到满意。
2017082837820205.jpg

迷你歌咏亭为啥会突然火起来?周忠明认为是互联网深入普及和科学技术进步的结果。“新型歌咏亭已经更新了两三代,价格从七八万元一台降到现在的两三万元一台,技术更先进了,原来要用优盘更新曲库,现在能自动更新,还具有手机支付、手机点歌功能,增加了互动性和趣味性,对年轻人有很大的吸引力。”
  友唱是在宁波布点的三大迷你歌咏亭品牌商之一,其运营公司是友宝集团旗下的上海汇临贸易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记者采访了该公司总经理黄志良。他说,迷你歌咏亭的火爆不是偶然,2013年以来,传统量贩式KTV走向衰弱,手机客户端出现了大量的K歌软件,培养了一支线上K歌大军,但线上K歌的体验效果毕竟不如去歌房过瘾,于是结合线上线下K歌优势的迷你歌咏亭便应运而生。这种全新的唱娱体验符合当下年轻族群的消费心理和社交需要,成为市场新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记者在天一广场、高新区华润万家商场、鄞州万达随机采访了十余名在歌咏亭唱歌的人。他们普遍认为,迷你歌咏亭最大的好处是方便快捷,可以消磨一些碎片化的时间。还有人认为迷你歌咏亭是个“减压阀”。鄞州万达一名商场工作人员说,她刚与顾客发生了争执,心里不爽,便到歌咏亭吼了几嗓子,感觉顿时好了许多。也有的人认为,迷你歌咏亭是表达情感的场所,关上门后就是相对私密的空间,通过歌声,情侣间可以互诉衷肠。
  半年回本 各路资本“抢滩登陆”
  迷你歌咏亭受到市民的广泛青睐,也引来各路资本在我市“抢滩登陆”。迷你歌咏亭盈利吗?每台投入多少?多久能收回成本?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市的迷你歌咏亭运营模式主要分为品牌商直营和各商家买断经营两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家告诉记者,他买了两台咪哒歌咏亭,每台3万元,自主经营,预计半年能收回成本。迷你歌咏亭收费标准大致是:单曲收费约8元;分时段收费:15分钟25元、28分钟36元、38分钟42元、48分钟48元、58分钟55元。每台迷你歌咏亭上午10时到12时、下午2时到5时、晚上8时到9时30分是营业高峰期,每天营收约200元。除去用电、维护成本及租赁费,每月约有5000元的收益。他说,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字,位置差点的可能达不到这样的收益,位置好点的收益就会高些。
  黄志良说,友唱在宁波以直营为主,他们的设备便宜些,每台2万多元,但每年要另外交一些网络费、版权费、设备维护等费用。从运营情况看,效益还不错,但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好,他提醒想要加盟的商家不要期望值太高。
  尽管经营模式和盈利情况各有差异,但受访的经营者普遍认为,半年左右能收回成本。从当下来看,这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项目。所以,各路品牌商蜂拥而至,竞相追逐。据保守估计,全市已经有400台以上的迷你歌咏亭,总投资超过1000万元。友唱、咪哒、哇屋三大品牌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也有
  其他一些品牌零星出现。
  据了解,咪哒主要布局在我市各游艺游乐场所,比如神采飞扬各门店、汤姆熊欢乐世界天一店等。神采飞扬宁波地区总经理周忠明说,因为咪哒的研发单位是生产游戏游艺设备的艾美科技,与他们有长期稳定的合作,所以在选择歌咏亭品牌时,自然选择咪哒。
  黄志良告诉记者,友宝(友唱的投资方)长期从事自动售货机运营,与各大商圈合作紧密,所以他们布局的地点是各大商场,目前在华润万家、欧尚、万科城、宏泰广场等超市和商业广场已经布下近200台。截至记者发稿时,他们又在栎社国际机场和东鼓道地下商业街分别布设了四台。
  另据了解,雷石公司在文化娱乐产业耕耘多年,他们与万达等院线开展合作,其主导的歌咏亭品牌哇屋布局在各家电影院。
  隐忧几许 同质化可能引发恶性竞争
  迷你歌咏亭的快速发展,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人们在欣然接受的同时,对其中存在的问题感到忧虑。
  体验效果存在差异。记者采访一些资深人士了解到,歌咏亭设备设施质量参差不齐,有的宣称自己有专业HIFI级别的声卡、音乐立体耳机和麦克风,但事实上,这些音效设备的性能不尽如人意,影响了消费者的欢唱感受。
  同质化可能引发的恶性竞争。据了解,从外观看,各品牌歌咏亭差不多,不看品牌名字,很难区分彼此;从功能看,也大同小异;从运营模式和价格看,各品牌相差无几,没有一家品牌拥有核心竞争力。当前,迷你歌咏亭处于市场培育期和快速扩张期,问题没有暴露,一旦市场趋于饱和,很可能出现竞相压价的恶性竞争。
  曲库的版权和内容安全问题。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几家较大的品牌商均表示设备生产企业获得了合法的版权许可。但一些小的品牌商表示对情况不了解。此外,国家对量贩式KTV曲库的内容有明确规定,严禁涉黄等低俗内容,迷你歌咏亭同样也不允许这些内容乘虚而入。
  自助模式可能存在的卫生问题。有些市民担心,公用的话筒、触摸屏是否会传染疾病?记者在采访中问及此事,神采飞扬游乐公园、汤姆熊天一店等自主运营商表示每天有工作人员会进行卫生保洁、细菌消杀工作。友唱负责人表示,友唱歌咏亭自带紫外线杀毒功能。记者在实地采访时发现,部分迷你歌咏亭没有放置可以防止交叉传染的一次性话筒罩。
  此外,传统的量贩式KTV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但迷你歌咏亭男女老少皆宜,不分年龄大小都可以唱个痛快。如何约束未成年人沉迷K歌?这对业内人士来说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如何监管 加强内容管理至关重要
  据了解,迷你歌咏亭是新生事物,在监管上尚无法律依据。7月底,文化部发出《关于引导迷你歌咏亭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要求地方文化行政部门和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将迷你歌咏亭纳入管理视线。市文广新局市场处有关负责人说,我市文化主管部门一直在关注迷你歌咏亭的发展,下一步将按照文化部《通知》精神,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加强监管。
  一是要求没有统一运营平台的迷你歌咏亭经营主体向所在地县级文化行政部门备案,包括设置数量、安放位置等。有统一运营平台的迷你歌咏亭直接向文化部备案。
  二是加强内容管理。据了解,迷你歌咏亭除了歌曲点播外,部分已具备朗读等功能,这也是其取名“迷你歌咏亭”的由来之一,今后也不能排除其成为游戏、上网服务等业态的终端。所以要求平台运营企业或经营主体应当建立内容自审制度。同时,将参照《娱乐场所管理条例》和《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对终端内容进行审核。
  三是将设备运行安全、消费者权益保护等纳入管理范围,如提出设备材质、运行规范、检查监测等方面的要求,也要求企业明示消费价格、曲目数量及12318举报电话、客户服务热线,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对青少年唱歌娱乐的权利,社会应当予以尊重。同时,为加强对未成年消费者的权益保护,要求平台运营企业和经营主体通过在迷你歌咏亭系统内设置累计消费时间和金额提示等措施,引导未成年消费者理性娱乐,防止沉迷。

近日,在中国传媒大学读书的小马和小石结伴来到鄞州万达广场的神采飞扬游乐公园,在迷你歌咏亭欢唱了半个小时才满足离去。去年年底以来,伴随着共享经济的热潮,一种外形酷似电话亭的迷你歌咏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这种全新的自助K歌模式受到市民追捧,成为我市文化消费领域的亮丽风景。更因其盈利可期,引来各路资本在我市抢点布局。

据了解,迷你歌咏亭已遍布全市的各商圈、影院、大型超市及机场候机厅等人群密集场所,甚至在部分高校附近、餐饮服务区周边及洗浴中心、汗蒸馆等休闲娱乐场所都可以看到。
  据天一广场有关负责人介绍,天一商圈至少有10台迷你歌咏亭,布局在6号门、水晶街、国购商场、汤姆熊欢乐世界等处,有的是商户自主经营,有的是品牌商在此租赁场地。记者在鄞州万达神采飞扬游乐公园采访时看到,在门口左侧,一字排开摆了6台咪哒歌咏亭,每台歌咏亭占地面积大约两平方米,高约两米,里面有一台触摸式点歌机,两张高脚凳,话筒、耳麦一应俱全。记者看到,不时有人进去欢唱,或一对情侣,或两个伙伴,也有不少人独自前来,在里面引吭高歌,自得其乐。记者也进去体验了一番,里面装修雅致、舒适,设备与量贩式KTV差不多,只是点歌时间有限制,必须在一分钟内把歌曲点好。点歌完毕,戴上耳麦就可以尽情歌唱。歌咏亭有自动录音设备,加入歌咏亭官方微信,就可以用手机欣赏自己的歌声,同时可以上传朋友圈与他人共享。
  “歌咏亭三年前就在宁波出现了,很长时间不温不火,去年下半年生意开始好起来。”神采飞扬宁波地区总经理周忠明深耕游艺娱乐市场多年,有着敏锐的职业嗅觉。3年前,他发现市场上出现了歌咏亭,就买了两台,但那时的歌咏亭技术不够先进,也没有与网络互连,所以体验效果不如量贩式KTV。去年下半年,他发现进入歌咏亭唱歌的人越来越多了,便果断买进四台新型设备。从运营近一年的经济效益来看,他对自己的决策感到满意。

迷你歌咏亭为啥会突然火起来?周忠明认为是互联网深入普及和科学技术进步的结果。“新型歌咏亭已经更新了两三代,价格从七八万元一台降到现在的两三万元一台,技术更先进了,原来要用优盘更新曲库,现在能自动更新,还具有手机支付、手机点歌功能,增加了互动性和趣味性,对年轻人有很大的吸引力。”
  友唱是在宁波布点的三大迷你歌咏亭品牌商之一,其运营公司是友宝集团旗下的上海汇临贸易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记者采访了该公司总经理黄志良。他说,迷你歌咏亭的火爆不是偶然,2013年以来,传统量贩式KTV走向衰弱,手机客户端出现了大量的K歌软件,培养了一支线上K歌大军,但线上K歌的体验效果毕竟不如去歌房过瘾,于是结合线上线下K歌优势的迷你歌咏亭便应运而生。这种全新的唱娱体验符合当下年轻族群的消费心理和社交需要,成为市场新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记者在天一广场、高新区华润万家商场、鄞州万达随机采访了十余名在歌咏亭唱歌的人。他们普遍认为,迷你歌咏亭最大的好处是方便快捷,可以消磨一些碎片化的时间。还有人认为迷你歌咏亭是个“减压阀”。鄞州万达一名商场工作人员说,她刚与顾客发生了争执,心里不爽,便到歌咏亭吼了几嗓子,感觉顿时好了许多。也有的人认为,迷你歌咏亭是表达情感的场所,关上门后就是相对私密的空间,通过歌声,情侣间可以互诉衷肠。
  半年回本 各路资本“抢滩登陆”
  迷你歌咏亭受到市民的广泛青睐,也引来各路资本在我市“抢滩登陆”。迷你歌咏亭盈利吗?每台投入多少?多久能收回成本?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市的迷你歌咏亭运营模式主要分为品牌商直营和各商家买断经营两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家告诉记者,他买了两台咪哒歌咏亭,每台3万元,自主经营,预计半年能收回成本。迷你歌咏亭收费标准大致是:单曲收费约8元;分时段收费:15分钟25元、28分钟36元、38分钟42元、48分钟48元、58分钟55元。每台迷你歌咏亭上午10时到12时、下午2时到5时、晚上8时到9时30分是营业高峰期,每天营收约200元。除去用电、维护成本及租赁费,每月约有5000元的收益。他说,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字,位置差点的可能达不到这样的收益,位置好点的收益就会高些。
  黄志良说,友唱在宁波以直营为主,他们的设备便宜些,每台2万多元,但每年要另外交一些网络费、版权费、设备维护等费用。从运营情况看,效益还不错,但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好,他提醒想要加盟的商家不要期望值太高。
  尽管经营模式和盈利情况各有差异,但受访的经营者普遍认为,半年左右能收回成本。从当下来看,这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项目。所以,各路品牌商蜂拥而至,竞相追逐。据保守估计,全市已经有400台以上的迷你歌咏亭,总投资超过1000万元。友唱、咪哒、哇屋三大品牌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也有
  其他一些品牌零星出现。
  据了解,咪哒主要布局在我市各游艺游乐场所,比如神采飞扬各门店、汤姆熊欢乐世界天一店等。神采飞扬宁波地区总经理周忠明说,因为咪哒的研发单位是生产游戏游艺设备的艾美科技,与他们有长期稳定的合作,所以在选择歌咏亭品牌时,自然选择咪哒。
  黄志良告诉记者,友宝(友唱的投资方)长期从事自动售货机运营,与各大商圈合作紧密,所以他们布局的地点是各大商场,目前在华润万家、欧尚、万科城、宏泰广场等超市和商业广场已经布下近200台。截至记者发稿时,他们又在栎社国际机场和东鼓道地下商业街分别布设了四台。
  另据了解,雷石公司在文化娱乐产业耕耘多年,他们与万达等院线开展合作,其主导的歌咏亭品牌哇屋布局在各家电影院。
  隐忧几许 同质化可能引发恶性竞争
  迷你歌咏亭的快速发展,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人们在欣然接受的同时,对其中存在的问题感到忧虑。
  体验效果存在差异。记者采访一些资深人士了解到,歌咏亭设备设施质量参差不齐,有的宣称自己有专业HIFI级别的声卡、音乐立体耳机和麦克风,但事实上,这些音效设备的性能不尽如人意,影响了消费者的欢唱感受。
  同质化可能引发的恶性竞争。据了解,从外观看,各品牌歌咏亭差不多,不看品牌名字,很难区分彼此;从功能看,也大同小异;从运营模式和价格看,各品牌相差无几,没有一家品牌拥有核心竞争力。当前,迷你歌咏亭处于市场培育期和快速扩张期,问题没有暴露,一旦市场趋于饱和,很可能出现竞相压价的恶性竞争。
  曲库的版权和内容安全问题。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几家较大的品牌商均表示设备生产企业获得了合法的版权许可。但一些小的品牌商表示对情况不了解。此外,国家对量贩式KTV曲库的内容有明确规定,严禁涉黄等低俗内容,迷你歌咏亭同样也不允许这些内容乘虚而入。
  自助模式可能存在的卫生问题。有些市民担心,公用的话筒、触摸屏是否会传染疾病?记者在采访中问及此事,神采飞扬游乐公园、汤姆熊天一店等自主运营商表示每天有工作人员会进行卫生保洁、细菌消杀工作。友唱负责人表示,友唱歌咏亭自带紫外线杀毒功能。记者在实地采访时发现,部分迷你歌咏亭没有放置可以防止交叉传染的一次性话筒罩。
  此外,传统的量贩式KTV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但迷你歌咏亭男女老少皆宜,不分年龄大小都可以唱个痛快。如何约束未成年人沉迷K歌?这对业内人士来说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如何监管 加强内容管理至关重要
  据了解,迷你歌咏亭是新生事物,在监管上尚无法律依据。7月底,文化部发出《关于引导迷你歌咏亭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要求地方文化行政部门和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将迷你歌咏亭纳入管理视线。市文广新局市场处有关负责人说,我市文化主管部门一直在关注迷你歌咏亭的发展,下一步将按照文化部《通知》精神,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加强监管。
  一是要求没有统一运营平台的迷你歌咏亭经营主体向所在地县级文化行政部门备案,包括设置数量、安放位置等。有统一运营平台的迷你歌咏亭直接向文化部备案。
  二是加强内容管理。据了解,迷你歌咏亭除了歌曲点播外,部分已具备朗读等功能,这也是其取名“迷你歌咏亭”的由来之一,今后也不能排除其成为游戏、上网服务等业态的终端。所以要求平台运营企业或经营主体应当建立内容自审制度。同时,将参照《娱乐场所管理条例》和《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对终端内容进行审核。
  三是将设备运行安全、消费者权益保护等纳入管理范围,如提出设备材质、运行规范、检查监测等方面的要求,也要求企业明示消费价格、曲目数量及12318举报电话、客户服务热线,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对青少年唱歌娱乐的权利,社会应当予以尊重。同时,为加强对未成年消费者的权益保护,要求平台运营企业和经营主体通过在迷你歌咏亭系统内设置累计消费时间和金额提示等措施,引导未成年消费者理性娱乐,防止沉迷。
官方手机客户端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号
官方新浪微博
官方腾讯微博
推荐阅读
猜您喜欢

最新评论

粉丝0 阅读122 回复0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搜索
八方城社区WAP手机版

随时随地与社区好友沟通,不错过任何一个精彩 话题,与千万网友互动点评。

八方城•影音新生活VIP认证

完善的信誉积累升级模型,展示真实、完整的商家信息,专业的会员安全评估。

八方城•影音新生活商务合作

广告投放、活动推广、资源整合!
热线:18122120009 QQ:36127620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